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警务动态

沈鹰:用生命诠释党员干部的初心与使命
责任编辑:  发布时间:2020-01-06 15:12  阅读次数:显示稿件总访问量

公安部近日发布公告,对拟记一等功集体和拟授予(追授)全国公安系统一、二级英雄模范荣誉称号个人进行公示,沈鹰是获授一级英模的唯一一人。 

沈鹰生前系南京市公安局大数据中心主任,是我国首个网上追逃系统、首家警务信息综合应用平台和第一代公安大数据平台的主要研发者,是全国公认的公安信息化专家和领军人才。因积劳成疾,他倒在工作岗位上,年仅51岁。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主题教育中,沈鹰被推选为我市“新时代先锋”——岗位建功的先锋号,我市组织广大党员对照典型、认真学习。省委书记娄勤俭日前批示要求,结合正在开展的第二批主题教育,组织宣传好这一身边的先进典型。沈鹰秉公为民守初心、敬业奉献担使命的精神,激励着全市广大党员干部为推动南京高质量发展走在前列作贡献。    

没亲手抓过一名逃犯的“追逃王” 

2019年2月20日上午8点多,被借调到公安部刑侦局追逃处的彭超韡给沈鹰发了条信息:“沈主任,全国追逃工作会议在南京召开,我因此回宁,明天上午来向您请教一下今后的工作如何开展。” 

沈鹰鼓励他:“在部里好好干,等回大数据中心后,我们一起为公安信息化工作奋战。” 

此时的沈鹰已早早来到单位,开始一天紧张而繁忙的工作:与同事讨论移动视频应用建设、接待市纪委科技信息化调研组成员、与同事杨乐讨论“公安大数据平台”建设实施方案的完善工作…… 

不幸的是,当晚沈鹰在单位加班至8点,突感身体不适,送医抢救无效,于21日凌晨2时因公殉职。

“得知消息的那一刻,特别痛惜和失落,我还没来得及跟他一起工作过一天。”彭超韡告诉记者,他原是分局刑警大队民警,被沈鹰“挖”到大数据中心,因被借调到公安部参加追逃工作,错过了跟沈鹰“一起奋战”。

彭超韡说,到公安部报到的第一天,“一听我是南京市公安局的,公安部的同事就告诉我他们正在使用的‘全国在逃人员信息库’是沈鹰牵头研发的。” 

1998年,公安部面向全国招标,拟建设在逃人员、被盗车辆、被盗枪支信息系统。

以沈鹰为技术骨干的团队,主动承接了前两项任务。他们没日没夜干了半年,圆满完成任务。第二年,全国开启网上追逃,当年就通过系统抓获各类在逃人员20余万名。没有亲手抓过一名在逃人员的沈鹰,被同事们戏称为“追逃王”。 

沈鹰是我国公安科技信息化事业的开拓者,在他27年的科技警察生涯中,这样的创新案例还有很多。

2003年,他主持研发“警务信息综合应用平台”,率先打破警种条线“各自为战”的信息化建设格局,开创了公安信息化“南京模式”,如今已有13个省区的130余个市级公安机关在使用这一系统。这一创新成果,最终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。 

2013年,他将“云计算”引入公安信息化应用体系建设,完成公安部重点项目“城市云计算平台”研究,探索建立南京公安信息化“1+3+N”新一代应用体系,在打击犯罪、服务群众以及秦淮灯会等重大活动安保中发挥了重要作用。 

他主导研发的“南京公安微警务”平台,大大方便了百姓生活。 

…… 

“沈鹰的离去,不仅是南京公安,也是全国公安的巨大损失。”公安部科技信息化局有关负责人说。 

2019年5月,回到大数据中心一个月的彭超韡接手了“可视化关系分析”项目的研发工作。“设计方案论证书、立项书、招标书等,都有沈鹰生前的签字,还标注着他对此项目的研发理念和意见。当我方向模糊的时候,总能从中找到方向。”彭超韡说。 

在彭超韡等人的不断努力下,2019年9月,该项目一期试运行,目前正在往二期推进。 

“公安信息化就是我的使命”

2018年10月的一天中午,公安部发来通知,让南京公安总结上报“网上身份认证”的试点经验。当晚10点,同事张智永把初稿发给了沈鹰。11点多,沈鹰就把稿子发了回来,里面是密密麻麻的标注和修改意见。 

那时,张智永刚到大数据中心两个月。后来,他听说了关于沈鹰的很多故事。

2004年,研发“警务信息综合应用平台”,沈鹰常常加班到第二天凌晨两三点,周末也几乎没有休息,一年后他的头发掉了不少;平台上线之初,系统运行出现严重故障,沈鹰连续7天7夜吃住在机房,带领项目组同事摸排查找问题,修改完善系统代码;2009年2月,沈鹰率队赴湖北省公安厅,帮助开展“警务平台”建设工作,经常编写程序代码到第二天凌晨,每天只睡五六个小时;2010年8月,沈鹰和团队前往西安市公安局帮助工作,到达时已是晚饭时分,同事们坐在餐桌前,久等他不来,一打电话才知道,他在附近的派出所了解警务平台在基层的应用情况,忘了吃饭时间…… 

市公安局副局长蒋平是沈鹰的老领导,与他一起共事20多年。蒋平这样评价道:“沈鹰这一辈子啊,干了两辈子的活儿,他是累倒的。” 

沈鹰对大数据中心100多个研发项目了如指掌,每天要跟不同的研发小组开会,及时了解每个项目的进展情况、研究一个个难点问题的解决。有人说:“老沈啊,你一年到头这么干,不嫌累啊?”他总是笑笑说:“我们这代人是肩负使命的,公安信息化就是我的使命。能够从事自己热爱的事业,我很幸运。” 

沈鹰的两部手机永远24小时开机。据同事回忆,有一次凌晨2点,某派出所在使用警务平台办案时遇到难题,眼看审查期限即将超时,分局科信部门束手无策,求助电话打到沈鹰那里。他问明缘由,立刻起床赶到派出所,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努力,成功排除了故障。

2018年11月16日,在江北新区“无人警局”正式运行的前一天晚上,系统临时出现故障,张智永在工作群里向工程师反映了此事。不一会儿,沈鹰亲自赶到现场督办。张智永对沈鹰说:“问题不大,这个事情您就不要操心了。”沈鹰当场就怒了:“什么叫问题不大?再小的问题都是问题,今天必须解决!” 

“沈鹰对公安信息化的热爱与执着,给广大民警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。”大数据中心副主任张涛告诉记者,目前他们正在为推动公共安全监管积极研发“公共安全风险库”项目,几乎所有的团队成员都自觉加班加点,周末基本都在办公室开会研讨,为的就是能早日研发成功。 

“科技强警,要看培养出多少公安科技人才” 

沈鹰走了,但他留下了很多。 

人才是第一资源,团队是事业根基。沈鹰最大的心愿,就是打造一支高水平的公安科技团队。他常说:“科技强警,不仅看建成多少系统,更要看培养出多少公安科技人才。” 

沈鹰带过的徒弟数以百计,大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:“我快被老沈逼‘疯’了!” 

据当时参与警务平台研发的汪睿晔回忆,2004年5月,平台研发进入攻坚阶段,沈鹰和同事们白天下基层调研应用需求,晚上再回办公室研究设计。“他的要求很高,一段程序常常要修改十几遍才会满意,我常常感到力不从心,多次想过放弃。” 汪睿晔说,每次沈鹰总是来得最早走得最晚,一次次整理设计思路,耐心地给他讲解示范。如今,汪睿晔已是警务平台的主要负责人,独当一面。

沈鹰多次说过:“我们培养信息技术研发人才,不能只唯学历,首先要看品质。” 

2017年1月,南京公安抽调民警成立“大数据工作专班”,交通民警冯瑞是其中一员。冯瑞并非毕业于名牌大学,但沈鹰看中他吃苦耐劳、善于钻研,耐心地给他指导示范,并鼓励他:“你大胆地做、放心地试,有困难我们一起想办法。”冯瑞逐渐成长为团队骨干,他负责的“大数据实战应用系统”先后获得市局、省厅科技强警奖。 

安全监管室的董昆来到大数据中心后,负责数据应用安全审计平台的建设工作。沈鹰的督促、指导让董昆受益匪浅,同时也让他把安全工作当成了可以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。沈鹰去世前2个月,董昆与同事一起拿下了全省攻防比武的团体第一名。2019年10月,他又在全省数据与网络安全实战攻防比武竞赛中获得了个人第一、团体第一的好成绩。

这些年,沈鹰发掘培养的张涛、缪松、陈永俊等一批年轻人,如今已经成为江苏乃至全国的公安信息化技术专家。

       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、副市长、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孙建友这样评价沈鹰:“他对公安信息化事业无比忠诚和热爱,对技术孜孜以求,精益求精,是一个优秀的带头人,也是公安年轻科技人才的楷模。”

省公安厅党委委员、副厅长、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、局长常和平说:“沈鹰是全国公认的公安信息化专家和领军人才,他以执着的追求和坚定的信念,用实际行动镌刻了公安科技工作者的丰碑,用生命书写了无愧于新时代的人生华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