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交通管理

外卖快递电动自行车交通违法降幅超过百分之五十四
责任编辑:  发布时间:2020-08-21 14:53  阅读次数:显示稿件总访问量

闯红灯、速度快、逆行……说起外卖快递电动自行车,不少人脑海中都会浮现出这样的场景。南京交管局提供的数据显示,涉及电动自行车的交通事故数占总交通事故数量的近五成,而外卖快递骑手的违法率和事故率更是“佼佼者”。

我市交管部门一直尝试给横冲直撞的外卖快递电动自行车套上“笼头”,拉下它们的速度,提高守法率,并取得了一定效果;尤其是去年6月底实施外卖快递“六统一”管理规定后,成效更为明显。

外卖快递电动自行车,违法率和事故率双下降

近日,南京交管局公布了一组快递、外卖骑手交通违法数据。从去年6月底至今年6月底,交管部门共处罚快递、外卖骑手交通违法24595起。

“这个数字较之前降幅明显。”南京交管局相关负责人说。 

去年6月底,我市交管部门开始对外卖快递行业实施“六统一”管理,即:统一车辆号牌、统一编号管理、统一佩戴头盔、统一服装样式、统一持证上岗、统一购置保险。一年下来,外卖快递小哥的交通违法起数从“六统一”实施初期的月均3500余起,降至目前的月均1600余起,降幅超过54% 

之前,不少外卖快递小哥“屡教不改”,曾有一位外卖小哥因交通违法在一个月内被交警处罚了4次。如今,多次违法者的数量也出现了下降。今年18月,有1700余名二次及二次以上违法的外卖快递小哥被交警查处,去年同期这个数字是2400余人。 

因快递外卖电动自行车引发的交通事故也不少。从20186月至20196月,全市外卖、快递电动自行车共发生各类交通事故1481起,造成1人死亡、982人受伤;20197月至今,涉及快递、外卖电动自行车的交通事故起数为1007起,下降了32% 

只图快、不怕罚,曾是交警管理“老大难”

一位交管人士介绍,以前,外卖快递行业电动自行车一直是交通管理中的“老大难”。 

“电动自行车事故本来就多,一旦发生事故,外卖快递小哥往往抱着侥幸心理一跑了之,成为交通事故逃逸案件的高发人群。”该交管人士还记得,就在2017年上半年,交管部门共破获21起电动自行车肇事逃逸案,其中14起系快递外卖小哥所为。他还告诉记者,外卖快递电动自行车之所以事故高发,与“小哥们”送货赶时间、找位置看手机有很大关系。 

至于让外卖快递小哥遵守交通法规,那就更难了。交管部门曾统计过,闯红灯、走快车道、逆向行驶是外卖快递小哥违法最多的行为。为改善此现象,交警加大查处力度,企业也加强管理。然而,两者都不容易。 

2019年一季度中,有数百名外卖骑手累积交通违法2次以上,其中37岁的许某和23岁的斗某在一个多月时间内被交警查处了4次。“只图快、不怕罚”是交警对外卖小哥的普遍印象。 

美团华东区相关负责人也告诉记者,外卖骑手的年龄呈两极分化,90后居多。骑手年龄小带来的问题是流动性强。在美团,外卖骑手分为众包骑手和专送骑手两类,众包指的是任何市民下载注册美团外卖APP,通过培训后都可以接送美团外卖的订单;而专送骑手相当于美团的专职工作人员,有站点进行统一管理。 

“以专送骑手为例,平均入职时长在半年左右,且年纪越小,入职时间越短,也有人吃不了苦,干一两天就不做了。至于众包骑手,流动性就更大了。”该负责人说。 

入职时间普遍不长,这给交通安全教育、培训、管理带来难题。该负责人告诉记者,美团外卖对骑手的交通安全教育工作有一套规章制度,如入职前培训并考试,入职期间不间断地学习,“但在实施过程中,若对骑手处罚多了,他很可能就不干了,到其他外卖公司继续做骑手;你把他清退了,他也无所谓,可以去其他外卖公司。”该负责人说,这让公司在管理这些骑手时,常觉得为难。

啃下“硬骨头”,

警企联动管住外卖快递电动车

这些年来,南京交警从未放弃对外卖快递电动自行车的管理,并不断研究,探寻更行之有效的方法。 

2017年,南京交警开始约谈各家外卖企业负责人,商谈如何能更有效地约束外卖骑手。

2018年起,双方正式建立通报机制,每隔一段时间,交管部门都会梳理出外卖骑手的交通违法数据和详情,通报给各外卖企业,督促企业加强对骑手的管理。同时,交警走进外卖快递企业,定期对骑手进行交通安全培训。 

外卖企业也纷纷响应:饿了么对骑手施行“交通文明记分卡”制,按照骑手交通违法的严重性及危害程度设立相应记分分值;美团和饿了么新增督导员岗位,一旦发现骑手有交通违法行为,当事骑手和代理商都将受到相应处罚。 

“外卖快递小哥的痛点在哪里?”南京交管局秩序大队副大队长邓晶说,通过调查走访,他们发现外卖小哥不怕罚款,却怕停单,于是交管部门和外卖企业共同出台政策:骑手第一次违法,站岗半小时协助交警维护交通秩序;若一个月内二次违法,则要停单一天参与交通安全学习。

20196月底,外卖快递行业“六统一”政策正式实施,很快,全市23000多辆外卖快递电动自行车换上了以“K”和“W”开头的专用号牌,车后餐箱三个面都贴上编号;每一位快递小哥和外卖小哥都穿上工作服、戴上了头盔,公司还给他们购买了保险。 

“六统一”就像6个“紧箍咒”,牢牢控制住了横冲直撞的外卖快递电动自行车。 

一位长期在路面执勤的交警告诉记者,他们平时查处时常会遇到不配合的外卖小哥,曾经有两名外卖骑手闯红灯被辅警拦下后,不仅不肯透露自己的身份信息,还把辅警打成重伤。不过在“六统一”实施后,再也不存在这个问题。首先,专用号牌与新国标电动自行车牌类似,但前者更大更醒目,便于路面执勤民警识别;其次,外卖餐箱上的企业自编号是唯一的,可作为车辆和人员识别的辅助标识。 

除了“六统一”,如今,交管部门还通过科技手段,加强对外卖快递电动自行车的管理。

87日,全市快递外卖电动自行车开始统一更换电子号牌。就在7月,全市安装了30套电动自行车RFID前端采集设备,这套设备被称为“抓拍电动自行车违法的‘电子警察’”,换上新号牌的车在经过装有RFID设备的路口时,只要存有交通违法,就会被抓拍。

“电子警察抓拍、交警和企业联动严查严罚,相信全市的外卖快递电动自行车守法率还会进一步提高。”邓晶说。

镜头

三成外卖电动自行车用上“新国标”

昨天上午,记者来到美团外卖张府园站点,一名戴着头盔和口罩,“全副武装”的骑手正准备接单送餐。记者看到,他骑乘的电动自行车很新,与常见的外卖电动车相比,车型更小。“这是我们刚换的‘新国标’。”站长杨法洋介绍说。 

外卖骑手一直在外奔波,往往喜欢选择车速快、续航里程长的电动自行车,而“新国标”车的速度不超过25公里/小时,电池容量小、续航里程也有限,这能满足骑手的需求吗? 

“还行吧。”骑手刘威说,“速度慢点更安全,电池用完了我就去电池柜换。” 

他口中的电池柜是一个专门给骑手换电池的地方。杨法洋说,虽然旧国标的车续航里程长且车速快,但新国标毕竟是趋势,因此,他们联系上长期合作的电动自行车租赁公司,逐步更换站点之前租赁的旧国标车,并要求公司多设立电池柜,便于骑手就近更换。目前,全市三成外卖电动自行车已用上“新国标”。 

杨法洋还告诉记者,也有骑手自带旧国标车跑外卖,不过都被站点劝阻了,“自带车辆存在充电难题,飞线充电不安全,除非骑手租住的小区有专门的充电桩,否则我们不允许他们使用自己的车。” 

声音

交警四大队执勤五中队民警 牛暄 

我主要负责河西大街燕山路路口的交通秩序。这些年来,我在路面执勤时,明显感到外卖和快递小哥越来越遵纪守法。

以前,我们一个上午就能查获十多名交通违法的外卖快递小哥,有些人都是“老面孔”,不止一次被我查到。面对罚款,一些小哥不以为然,要我们快点开罚单,别耽误他们送单。毕竟非机动车交通违法罚款额只有2050元,而他们一个差评很可能被罚200元。

但现在,这种情况基本看不见了,除非非常赶时间,很少有外卖小哥敢明目张胆闯红灯,我们整个上午也查不到几个违法者。

鼓楼区千秋情缘小区业主 王先生 

以前在报纸上看过外卖小哥事故多的新闻,所以每次在街上走时,看到外卖电动自行车我都会远远避开。前几天中午,艳阳高照,清凉门大街上一个小路口绿灯刚转红,一辆普通电动车抢着黄灯冲了出去,而一辆外卖电动自行车却主动停在了线前。

当时的场景让我很感动。外卖小哥们遵守交通法规的意识比之前强多了,这让我的安全感也更强了。